[转] 观察六岁儿童的变化 作者—-路斯.克

“六岁这个非常时期”早先就有所见有所闻。时间过的真快,转眼我的贝贝也6岁了,正好看到这篇文章,贴过来,借以学习。

观察六岁儿童的变化
—-路斯.克

在华德福运动中,常常提及九岁之变。但是六岁之变呢?这段转型期,常常被称之为“第一个青春期”,孩子会面临非常多的转变。这些转变会带来反常的行为,即便是很快适应的小孩也会这样。在幼儿园工作多年,我看到很多“时而迷惑又可怕”的大孩子。这些经历即让人羞耻,又发人深省。

很明显,在六岁左右,孩子开始经历许多变化。作为幼儿园老师,我们必须面临孩子们的这些需求,有意识的支持孩子们度过这样一段不可避免的重要时期——六岁之变。史代纳博士在《教育的本质》中提到,“我明白人们在一定程度上意识到了儿童在此阶段身心的变化。然而,这些还不足以了解人类在这个年龄阶段的整个成长过程。作为教育者,了解这个非常重要。长牙只是这个转变过程中最明显的迹象。机体内还有许许多多的转变,只是难以从外部观察得到。

作为老师,我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要更加深入地观察六岁之变。我们的同事和孩子的家长都受益于这次的研究。孩子长牙时,对于他/她身边的所有人来讲,都是个艰难的时期。因此,了解着时期的变化,并与他人分享是非常有意义的。

琼·奥蒙木在她的文章《准备好上一年级》中,把这个转变比喻成“毛毛虫变成蝴蝶的过程。”她指出,小孩在六岁转型期不仅仅经历着简单的线性转变,而是在各个层面经历着不同的转变。

仅仅是这个意识就可以使我们与小孩保持同理心,以同情的态度回应孩子“我知道你在经历转变。我爱你这些新的变化,我会帮助你一起成长。”当然,我们从来不会直接给小孩这样讲。然而,作为照顾小孩的人,如果我们内心准备好了观察并适应孩子新的行为的话,孩子及家长就会更加放心。这样,小孩才会觉得在寻求新界限时有安全感,同时我们适应孩子的变化,家长也会相信我们真正理解他们的孩子。作为老师,我们给家长介绍六岁转型期的知识是非常重要的,之后我们还会提到这点。我们还可以鼓励家长自己做研究,提高观察技能。毕竟,他们与小孩有最近的接触,还可以底特律我们完善整幅图景。

在五岁到六岁半期间,我们开始注意到,孩子们除了一直以来的模仿之外,还在寻求更多的信息。我们先来看看这时期一些自然的变化,再来辩别这些变化是什么,我们如何回应。这些变化可以通过孩子如何回应他/她周围的世界看出来。对小孩的发展感兴趣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回应。这种充满爱的关注还会帮助我们,渐渐的,发展我们的感官,以洞察积累这些转变的本质。

我与同事和家长分享过两幅图。第一幅是每三年自我体入世的波浪图。

我们知道,自我体入世的每个三年循环,对于讲,者意味着不同程度的分离。这种新的状态类似于抽离感,特别是在九岁以后。对于小点的孩子,他们越来越有能力从活动中抽离出来。这种反应也表明了家长、老师、或其他人制定了清晰的规则。六岁的时候,小孩的生命体开始更多地与父母分离。幼儿园老师在这时必须意识到,家长和小孩会有“被撕开”的感觉,不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有时,家长突然想让孩子在家上学,因为他们觉得小孩离他们越来越远了。有时,小孩不想上学,或是时而抱着家长的腿,时而又告诉家长他们想独自去学样。“妈妈,请你留在车里。我今天想自己进校们。”

这让我想到萨利爸爸天抱着萨利来上学的情景。萨利平时在玩的时候非常有创造力和想象力,她很爱到幼儿园来。两周以来,我们从她外在的行为注意到一些变化,因为她不再是平静地在那玩装扮的游戏了,而是非常想去运动。我们确信她正在经历一些变化,因为她的腿和身子也长长了。让我们惊讶的是,有天她来幼儿园的时候,把脑袋缩在爸爸的肩膀里,说:“我不想上学。每个人都对我不好。”

那是,萨利爸爸就准备带萨利回家了。我朝他眨了下眼睛,让萨利和她的朋友去采花,然后和萨利爸爸聊了我们观察到的萨利行为上的变化。我们再看萨利的时候,她和她的朋友们玩得正开心呢。萨利爸爸感激地回到家,意识到萨利在向他展示她在经历变化时一些新的感受。往往在小孩独立之前,还会经历一些倒退的现象。几天之后,我听到萨利跟她朋友说:“你们乱箭吗?我今天把爸爸推开了!我说,爸爸你走吧。”

我想提的是,我会在每个学年开始的时候跟家长讲到六岁之变。我告诉他们,要对孩子巨大的变化有心理准备,并讲得很详细。在孩子在身体和行为上表现出变化之前,与家长建立和谐的关系是很重要的。我告诉他们,虽然有许多常见的身体和意识变化,但每个小孩表现的方式不同。与家长多渠道的沟通也很重要,这样才能顺利地进行观察合作,已形成一种合作的共识。一旦孩子在坚实的爱中度过了转型期,他们就可以更加平和的回到周遭去生活。孩子们也需要老师与家长合作,这样才能在家和学校都得到一贯的支持。

从萨利这样的小孩看出来,小孩的变化是多方面的。当然身体上有显著的变化,但是这些变化也影响其他方面的发展。下面看另一幅图可以帮助我们理解。

我们知道,每个七年的发展都会有意志、情感和思考上的侧重。在这每个七年当中,又有小的意志、情感和思考上的萌芽,为以后的发展做准备。我们可以画一幅线形图来表现。

复杂问题简单化,这可以帮助我们看出一系列的问题。看下五岁半到七岁期间,我们可以看出孩子经历了许多变化。未来的情感开始进入(常常会在小孩画的冒烟的烟囱中变现出来)。随着思想慢慢觉醒,图景和想象力的萌发在第一个七年结束的时候在思考/意志方面变现出来。从出生到现在,思考、情感与意志第一次在小孩身上同时强烈地并存。当然,这还不能跟成人或姐姐哥哥相比。很少有人理解小孩此时的经历。、情感与意志同时以双倍意志的剂量在小孩身上运作!

请注意,我们作为成人,体验到的思考、情感与意志的能力与小孩是不同的。当大人看到这些种子力量在孩子身上呈现的时候,我们就跃跃欲试,想给他们更复杂的回应。

迈克·格博士告诫我们:“我们可以给孩子提供美丽的梦幻意识,再温和地引导他们觉醒过来。我们不要过快地失去他们,而是引导他们出来。如果他们在早幼期间没有好好地经历梦幻意识,到了成人时期就可能回过头去寻求失落的天堂。他们通过毒品等寻求梦幻意识。我们在童年时都有些类似于吸毒的经历,色彩、图像这些都那么生动,我们简直可以活在当中。”

想象力的工作

前面已经提到,很多大人喜欢用理论思考的方式教小孩,特别是到了他们六岁的时候。然而,孩子真正需要的是我们与他们生动的想象力相连。事实上,史代纳博士在《孩子的王国》中提到,我们如果用思考的方式而非用图景的方式跟那时的小孩讲话的话,我们实际上是毁了孩子。在《教育之根》中,史代纳博士还提到:“我们就会特别满足于教孩子一些他们几年后可以重复的东西。但这就像我们在孩子三岁的时候给他做一双鞋,期望他十岁时还可以穿一样。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的任务就是教给小孩灵活的思想,在他们心灵里成长……我们必须参与孩子内心的活动,并且把它作为一种享受,给予孩子内在灵活的东西;随着身体渐渐成长,这些思想、情感、冲动也在成长,很快地他自己也会转化这些既得的知识。

也是在《孩子的王国》中,史代纳博士建议我们在孩子换牙的时候,需要给他们“心灵之奶”,我们“必须对于孩子换牙的变化兴致高昂……你得让孩子内在的本性来决定你需要为他做些什么。”几年来,我都在思考“心灵之奶”这个词,在这本书的第二部分我也提到关于老师如何给幼儿园大孩子提供“心灵之奶”的一些想法。

有位六岁小孩是这样表达史代纳博士提到的“换牙时的觉醒”的。她对家长说:“妈妈,每样东西都变了。你和爸爸变了。树看起来也不一样了。就连我们的猫也与以前不同了。还有,妈妈,好像我都不知道怎么去玩了。”另外一个孩子说到:“太无聊了。在家无聊。上学无聊。我得逃到童话妈妈的小屋去。”这两种表达反映出了弗莱娅·杰夫克说的“意志和想旬力的危机”。如果我们有幸听到孩子们说类似的话,我们就知道他们那时需要特别的关注和支持了。弗莱娅·杰夫克还说到:“大多数孩子都会有明显的危机,特别是那些极富创造力的孩子。在孩子发展中还有更多的变化,因为从内部建构系统身体的力量渐渐地从四肢和新陈代谢系统中解放出来。意志需要重新和孩子正在觉醒的思想统一。这需要一段时间。有时小孩的想象力不那么丰富了,意志也好像瘫痪了,他们会问:“我们该做什么呢?”或者说:“我很无聊。”

这段时间,孩子也许会感到迷惑,他们会感到失控。他们的身体在变,意识在变,与世界的联结也在变。下面就让我们更具体的来看看其中一些变化吧。

身体的变化

在身体上,们知道生命体正积极地在穿透并工作于小孩的身体。孩子们试着打破遗传,形成自己特别的把身体。当生命体穿透了身体最坚实的部分——骨骼的时候,生命体就可以自由地做下一步新的工作了。教育者以前很关心孩子们乳牙的脱落和第二次长牙,但是如今我们更重视六岁时臼齿的出现,把它看成孩子准备好换牙的迹象。

通过孩子的运动,展示了孩子身体内在的生命力的活动,所以孩子现在需要更多狂热的动作和奔跑,一刻不停地去寻找运动。我们可以这样说,他们在尽力适应自己生命力的工作。作为老师,我们要用温暖和“这些很快就会过去”的态度去给孩子提供足够的机会,让他们用运动来表达这种转变。为此,我们需要训练我们的观察能力和我们的耐心。孩子们就像锅里沸腾的水一样,开学的时候,还可以在桌前坐好、安静吃饭,现在他们一下子变得坐不住了。我们也开始注意到孩子的四肢开始长长,腰际、手腕和脖子开始变得更加明显,婴儿肥也在消失。同时,他们脸上开始出现了酒窝。年长的孩子爱上了充满挑战的课,比如冒险徒步、跳跃、使用真正的工具,有目的的劳动和奔跑游戏。我发现,传统的这些游戏就是非常理想的工具,在这个变化时期帮助他们社交,支持他们建立对这种有组织运动的需求。帮助别人——比如帮助农民清理粮仓、喂鸡、剪羊毛、早晨散步的时候捡垃圾、除稻壳、清理户外农具并上油、修小路、修葺篝火堆、花园——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可以帮助孩子的意志力。我们在孩子早年的时候非常精心地安排这些活动,去滋养他们。如此,现在所有孩子的活动变的更有道德意义,而非无意识的狂乱行为。

我发现,每天早上请一两个孩子来扮演“国王”来带领我们早上的散步,有很好的效果。当这个班级理解整体的概念的时候,我开始便这样的练习。如果这个带头的小孩走的太远了,而别人落在后面,我就会用铃铛把他叫回来。然后再另找一天让他再带散步。这种方法可以帮助孩子学会控制他们的冲动。当他们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的时候,他们能够记得之前的教训。如今我们早晨已经走到高年级学生的操场了。最近我们做了一些有意义的活动。我们从堆肥当中挖出那些被蚯蚓弄松软的土壤,铺在操场上。之后我们会在操场上播种,让这些草长得更好。很多孩子每天都会这样说:“这样的话大孩子就会很感激我们做的这些工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们有责任帮助孩子找到有意义的活动和渠道,这样我们可以帮助他们的生命体更好的完成在身体当中的任务。

这些变化也体现在他们身体的成长和胃口的增大。他们常常想把积木搭到天花板去,或者在户外的时候,他们就想爬上房顶。如果他们可以在受保护的同时,满足这种伸展的需求,就太幸运了。我曾经参观过一所幼儿园,老师把一根结实的粗绳栓在树枝上。在老师的监护下,孩子们自己沿着绳子爬上爬下。

这样的伸展也表现在其它方面。在孩子的绘画中,我们会看到梯子和Z字形。孩子们在向我们展现他们长牙和肢体成长的经历。当然,同时也会听到他们抱怨肚子疼或关节疼。此时的伸展可能会伴随许多孩子无意识的身体感觉。他们也许不舒服和这些身体感觉有关,但我们知道可能与此时小孩的成长有关,就会更加理解他们。

更加隐蔽的是,小孩也在学着跨越横竖的中心线,左右一方开始主导。拍手的练习,比如“热十字面包”、“热腾腾的豌豆粥”、“小小航海员”,以及在晨圈时带入交叉的动作都会对小孩有帮助。跳绳可以有节奏地帮助孩子的平衡感,让运动更有规律。在第五章里有很多跳绳的歌。

孩子的节律体系更稳定的时候,对称和平衡的图案就会更多地出现在孩子的绘画中。常常图画中的人物都站在大地上,而且天地的界限很分明。有时我们在一年级的线画中可以找到对称性开始发展的证据。

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一个小孩很专注地把整页纸涂成了大红色。那天晚上,她妈妈说她高烧到104华氏度。好像她也没有生病,但是第二天回到学校时好像变了一个人。不久她的四肢开始长长,她还做了一个生动的一年级的梦。孩子在度过六岁之变时常常伴有发烧。在这本书的第六章中,还有更多关于发烧的资料。

情感与社交变化

也许最为显著的个人变化就是情感与社交上的改变了。有的是孩子是虚张声势 ,有的孩子内在会有很大变化。

我见过的其中一种反应就是孩子们要当老板。他们会指出家长、老师和同伴们所有的错误。在形成时间观念(之前、之后,等等)的时候,有的孩子会在晨圈时很快地在其他孩子之前读完晨诵,或者在散步时走在每个人的后边。他们不再无意识的与每个人做得一样。有些孩子喜欢与众不同。

他们会长时间的谈论谁是“大老板”。我们常常听到孩子们说:“但是我是老板!”“我道,你是最大的老板,你是第二大的老板,你是第三大老板,我是第四大老板,而且我要告诉你们该做什么!”经常,他们的玩伴或者权威人士会听到他们说“你不能管我!这时,就要让他们知道事实真相。“老师知道这里的规矩,”或者就像我告诉孩子的那样:“这是我的工作,你的天使让我来帮你。”这时直面孩子会让他们受益匪浅,而且中立鼓舞的语气会让孩子在巨变之时同样明确界限所在。这样他们才会松一口气!

还有一方面的转变体现在孩子意识上的改变。他们之前是与玩耍的物体融为一体的,现在他们有了想法,并要去实施。弗莱娅.杰夫克是这样描述这种转变的:“玩耍的动机不再来自于外部的事物,越来越多地来自于内心。这意味着孩子现在有了内在的图景,是她过去经历的形成的图景,然后她可以把这些图景带到玩耍中来,不论时间、地点、人物。”如上所述,孩子在这时可能烦躁,也许会无精打采,也许在玩耍中作为旁观者,直到他们可以运用新的能力为止。

这并非坏事。如果小孩不是很焦虑的话,这是个很好的转型期。然而,如果老师觉得这持续了太长时间,就要让孩子当老师的小帮手(希望是一次一个孩子),这是让他们回去参与玩耍的很好的一步。在帮助老师或者观察别人玩耍的过程中,孩子常常可以找到一些有趣的东西。通常是年幼小孩的玩耍激励大孩子再次回到玩耍当中去。有时大孩子喜欢帮忙布置一些创造性活动,或者给偶戏布景。帮年幼小孩也很有意义——系鞋带、带着孩子散步、穿针、帮助手工、等等。令人激动的是,有天大孩子可以自己烤面包、煮汤、或打扫整个幼儿园。

这种新思维还表现在孩子们把手编的线结成不同形状的绳子,蜘蛛网、或是电话线。他们有意识的图景让他们需要把这些变成现实。我们需要帮助孩子发展有用的社交技能,来支持这样的转变。

写到这儿,我想到了山姆。山姆是个能干、能吃苦的男孩。他领导活动很有激情,同时也可以与其他孩子合作。差不多六岁九个月大的时候,他开始变得领导欲非常强。他每天都想把整个班级组织到他的活动中去。其他孩子常常都不理他,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发号施令。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观察他是如何纠结、哄骗和操纵班级的。从周一到周五,我都在观察山姆如何刻苦地成为“大老板”。到了周五,他建了一个畜栏,还有一个可以开关的门。他一个个地找到每个孩子的兴趣点,在畜栏里养了小马、驴、猪和牛。他的征服感溢于言表。

在形成这种新的图景想象力时,小孩会在玩耍时卡壳。他们喜欢重复一种游戏,或者长时间的布景。我们需要仔细观察孩子是在想象力中玩耍呢,还是需要我们补充点想法。弗莱娅•杰夫克在《幼儿时期的工作与学习》中,举了一个例子,描述了在六岁孩子玩不动的时候,她建议马戏团的动物要吃东西了。只需要一句话,老师就可以带给玩耍无尽的可能。

在这个年龄段,我们还会遇到所谓的“第一个青春期”,他们要把礼物包起来送给别人;扮演结婚或者喝醉了;悄悄让别人捣蛋;编歌嘲笑他人;坏笑;做傻动作;扮演年轻人;扮演被牵着的狗(主仆);赚钱;像饭店、商店、医院、机场等主题游戏;告诉朋友他们今天讨厌谁;很多脏话;等等。有些孩子喜欢找到特别的玩伴成对玩耍。他们不再被排除在游戏之外。当然,有必要用实事求是和正确的态度满足所有行为和主题。“我们还记得幼儿园的方式。”“小学老师说孩子们需要在入学前知道他们幼儿园的方式。”虽然说小孩有这样的经历和冲动,他还是需要觉得周围的世界是安全和正义的,还有其他人在帮助他。一次次地,我看到孩子们在坚实的爱中体验界限时,那种感恩的态度。他们一边想冲破这种舒适的界限,一边又觉得有稳定性,并且在尝试新的意识时有保障。

觉醒的思想

渐渐地,孩子们开始讲关于神和永恒的话题。听到这些谈话真是幸运。如果我们可以保持这些想象力该多好啊!最近一次听到关于永恒的谈话是加餐时间。“永恒意味着1068!”一个孩子说。“不对,”另一个反对到:“永恒指的是一直持续下去。”

这就可以看出来,孩子们已经不局限于现在,他们开始经历将来。有的孩子还把做的梦联系起来。有位妈妈就给我讲了她孩子的梦。“维勒莉梦见幼儿园大门敞开,每个教室里的人,甚至老师都长了翅膀!然后她看到每个人飞过走廊,打开小学大门,去看下教室里是什么样的。”

过去的经历也更容易被唤起。他们开始跟家长讲在幼儿园听到的故事,也会告诉我们他们头脑中的卧室是什么样的。有个小孩对他妈妈说:“我不需要去奶奶家了。我随时都可以见到她。”有些孩子可以表达出这种在头脑中想事情的能力。有些孩子觉得这种能力太强,以至于压过了其他能力,他们会说:“我觉得无聊。”“我很无聊”也可以理解为,“有些新的变化,但我不知道如何把它整合起来。”

然而,一旦孩子们开始意识到这样的变化后,他们就要在各个方面施展这样的才能。就像经历其他改变一样,他们也想把玩一下这项新的才能。他们喜欢在玩游戏或晨圈时不做声,只在脑袋里想要念的词。这锻炼了他们内在听词的能力,让图景占主导地位。比如有个游戏,叫“棕色的小芽”。

棕色的小芽在地里熟睡
穿着他棕色的睡衣,睡得很香
冬国王发怒了,在头上咆哮
但是棕色的小宝宝还会舒服得躺在床上
只是当春姑娘悄悄地来到庇荫处时
从头到脚都非常的轻
那个棕色的小芽探出脑袋
脱掉睡衣,从床上弹了起来

孩子们很喜欢围着两三个孩子,被毯子盖起来,代表大地母亲。我们用口型念这首诗,还做了冬国王咆哮和春姑娘踮起脚尖的动作,看毯子里边的孩子能否在对应的时间“探出脑袋,脱掉睡衣,从床上弹了起来”。当然,我们之前需要大声念出来诗句,在玩很多次之后最后再用口型不发声地念这首诗。

有天在玩的时候,我忘了其中一句。一个小男孩沉思样的看着我,说:“你肯定是用脚在思考,以至于让你头大,连词都忘了。”我想,“这不正是六岁孩子说的呀?他是在说我的状态,还是他的状态呢?”埃莫顿•史古尔在他的书,《孩子头七年的生理学》中,很详细的描述了孩子的成熟过程是如何从下往上发展的。他说:“孩子成熟的过程是从下边开始的,是动态变化的,直到在脑袋中平静下来。只要我们与孩子建立良好的关系,他们知道我们对他们说的感兴趣,我们就可以从孩子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五岁半到七岁间儿童的巨大变化。此时儿童在身体、情感、社交与意识上都有很大的转变。我也再次鼓励家长和老师认真的聆听并观察孩子。请带着浓厚的兴趣,自行观察幼儿园或家里的大孩子。作为混龄班的老师,我们就是孩子度过转型期的桥梁。孩子从模仿的年龄段,过渡到需要通过所爱的权威看世界的年龄。如果我们可以在孩子的“第一个青春期”,用想象力和治疗性的工作回应孩子的活动,我们就运用了史代纳博士提到的道德想象力。我们可以引导孩子树立良好的道德基础。我们必须让孩子们早期所形成的坚强的意志找到合适的途径发芽并成长。这总是很荣幸的,但有时也会有试探。

如果我们可以做到这些的话,我们对于孩子的兴趣使得我们把他们的想象力和发展过程联系起来。这样深深的带着爱的兴趣也让孩子们到达新的高度。我们最有力的工具也许就是接受并润色他们的问题、兴趣、和需要。对于幼儿园中的大孩子,我们有勇气在他们重大的转型期陪伴他们,就已经是一项伟大的服务了。

[转] 观察六岁儿童的变化 作者—-路斯.克》有3个想法

  1. ff

    看到山姆的那段,就好像看到小宇啊
    不过他还没掌握有效找到别人兴趣点的方法,所以,他最近很喜欢和一个比较小的孩子玩,或者和比较容易控制的孩子玩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